疫情折磨下的中小企业 国家纾困政策如何发力?
更新时间:2021-11-25

  “疫情反反复复,我们基本已经麻木了。作为餐饮企业,疫情对于我们生意的冲击是最大的,这也直接体现在营收上。去年最困难的时候,企业现金流下滑了80%左右。”河豚家族(北京)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紫苏直言。

  当前,我国市场主体已达到1.5亿户,其中企业4600万户,99%以上的企业是中小企业。但近期,受原材料价格高企、用工难用工贵、融资难回款慢等因素影响,中小企业主要经营指标增速放缓,下行压力加大。对此,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多家中小企业,探寻如何为中小企业“精准纾困”。

  新冠疫情暴发已近两年,疫情散点多发的情况仍不时出现。反复多轮,不少中小企业的营收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。

  为中小企业纾困,国家再出新政策。近日,国务院办公厅出台了《关于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纾困帮扶力度的通知》(以下简称《通知》),从推进减税降费、灵活精准运用多种金融政策工具等9方面提出具体举措。11月23日,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了有关情况。

  在去年疫情初期,为扶持中小企业,地方多次出台了减免社保、鼓励国有房屋租赁相关主体减免租金等政策。杨紫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在去年这些政策都有享受到,给企业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帮助,但不少到今年也都难以维持了。“像我们部分店铺一个月租金就要30万元左右,也找过商场谈租金,但商场表示自己也很困难。”

  疫情对餐饮业的影响也传递到了上游企业。北京合益包装容器有限公司以生产纸杯为主,公司订单在疫情期间有明显减少。“客户因为疫情减少了20%左右。加上“十一”之前一段时间,限电限产也对公司经营造成了较大影响,一方面是订单没法按时完成,同时原料纸成本连续上升。收到了好几次纸企的涨价函,每次涨价都在5%以上。”公司总经理鲍新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不仅是餐饮相关企业,各行各业都因为疫情受到较大影响。在北京致聪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、总经理左聪看来,事务所近三个月订单急剧萎缩。“其实去年算下来我们还是盈利的,但今年目前为止还存在亏损。尤其感觉这轮疫情影响下,订单少了非常多,按理年底应该是我们最忙的时候。”

  左聪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不仅订单数量缩减,不少客户也纷纷提出希望降低一些费用。“我们主要提供的是第三方服务,客户企业也不好过的情况下希望降低费用,我们基本也会考虑同意,具体降10%-20%左右。这也就导致我们的收入进一步减少了。”

  据国家卫健委,10月中旬以来的新一轮疫情已接近收尾阶段。常态化疫情防控背景下,加大对中小企业的纾困力度势在必行。

  近期,国家印发《关于进一步加大对中小企业纾困帮扶力度的通知》《为“专精特新”中小企业办实事清单》和《提升中小企业竞争力若干措施》三份文件。工信部副部长徐晓兰表示:“下一步,工信部将密切跟踪中小企业运行态势,加强政策研究和储备,全力支持中小企业纾困解难和创新发展,为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有力支撑。”

  “相比于给企业减免一些社保,其实我更希望能够开源,能有更多人了解到我们企业,能够扩大市场。”左聪坦言。记者注意到,在去年底,两部门曾印发《政府采购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管理办法》,鼓励各地因地制宜细化预留采购份额、价格评审优惠、降低投标成本、优先采购等支持措施。此次《通知》也提到,组织开展供需对接活动,促进大型企业扩大向中小企业采购规模。

  不仅是订单数量萎缩导致营收降低,企业支出成本也面临不降反升的问题。在采访过程中,不少中小企业着重提到了用人成本的提升。

  “除了房租,我们事务所主要支出就是在人力成本上。其实社保和公积金对于中小企业来说压力是很大的,尤其是去年开始要求企业必须给员工缴纳公积金。当然,我们是完全按照要求来办理,疫情期间也没有辞退一个公司的员工,但企业用人成本确实有所提升。”左聪告诉记者。

  对于餐饮老板杨紫苏来说,招聘难的感受更加深切。“2017年那会儿我们招服务员的工资大概在税后每个月2800元左右,但现在涨到了5000元左右。而且感觉由于疫情影响,现在招聘实在太难了!尤其是女服务员非常难招,可能是外地进京打工的人数有所减少。”

  “员工住房成本也高了很多。我们餐饮业招服务员都是要包吃包住的,像我们很多店铺是在二环附近,员工要求住宿不超过步行20分钟,公租房整治后,每个员工的租房成本差不多要到2000元,这是非常高的。”杨紫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对于去年开始要求的强制缴纳公积金,杨紫苏认为,企业为员工解决住房已经是住房保障的一种了,再要求缴纳公积金更加增加了企业的负担,对于服务行业从业人员来说意义也不是很大。“我们希望可以更加有针对性地出一些政策,比如针对服务行业的,看能不能划定一些地方作为服务行业企业的宿舍,两居室内只能住5个人确实很难承受,增加额外的安全管理要求都可以。另外在企业已经帮员工解决住房的情况下,是否还要缴纳公积金,我们也希望政策能有更多空间。”

  事实上,基础性岗位招不到人、就业者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岗位,这种结构性就业矛盾问题已存在多年,国家也屡次出台政策化解。

  记者注意到,《通知》中也提到支持企业稳岗扩岗,落实失业保险稳岗返还及社保补贴、培训补贴等减负稳岗扩就业政策,推动各级政府公共服务平台、人力资源服务机构为中小企业发布实时有效的岗位信息,加强用工供需信息对接。

  营收减少、成本提升,现金流紧张成为不少中小企业的现实情况。现金紧张的情况下,贷款融资成为必选项,但中小企业融资向来被称为“世界级的难题”。

  “其实越困难的时候,银行越不愿意放贷,尤其是对于我们餐饮企业,当然这也能理解。去年我们找了很多家银行,信用贷款基本都做不了,必须要抵押式贷款,而且也很难拿到低息的贷款额度,利息一般都在6以上,很多时候还要加担保。”杨紫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一些银行在近年推出了“税易贷”政策,根据纳税额来贷款。杨紫苏也尝试进行了申请,但却遇到了更现实的困难。“我们在申请的时候,发现国家去年给咱们餐饮企业免税了,这就导致去年我们没有纳税额,也就没法申请了。”

  贷款融资难是中小企业最常面临的难题,也无疑是纾困政策的重点。《通知》中提到,新增3000亿元支小再贷款额度,加大信用贷款投放,按规定实施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政策。对于受新冠肺炎疫情、洪涝灾害及原材料价格上涨等影响严重的小微企业,加强流动资金贷款支持,按规定实施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。

  “2020年至今年10月,银行累计对14.4万亿贷款延期还本付息,其中支持中小微企业延期还本付息11.8万亿元,累计发放普惠小微信用贷款9.1万亿元。”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司司长邹澜在发布会上谈道,下一步,人民银行将引导地方法人银行增加信贷投放,将优惠利率传导至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;强化金融机构内部资源配置和考核激励,加强科技手段运用,大力推广主动授信、随借随还贷款模式,规范发展供应链金融。半导体器件应用网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